欢迎您!
主页 > 雷锋高手开奖结果 > 正文
六七十年代农村三伏天气没电没空调没风扇怎么熬过炎热?
日期:2022-01-12

  六七十年代别说空调了,连电风扇都没有,但是说实话 那个时候好像并不像现在这样的热。

  据我爸爸回忆,六七十年代的时候正是大集体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农村是合作生产的人民公社化,整个农村里面是没有私有的东西的,全部都是公家所有,而且那个时候压根就没有电,别说是电风扇了,连电灯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晚上照明就是靠煤油灯,而且煤油灯的煤油都是按需供应的,并不是说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的。

  那个时候的三伏天,太阳也是火辣辣的,但是大火基本上都是在田里度过的,因为那个时候的人们考虑的不是怎么去纳凉消暑,更重要的是考虑怎么干活,因为那个时候是公社化,每家每户都要出人力去生产队里挣工分。

  对那个时候的人来讲,工分就相当于现在工作的工资,当时所有的社员也是按劳分配工分的,因此每个生产小队都有一个计分员,计分员的工作就是统计当天谁干了多少活,一共有多少个公分,等到晚上收工之前就要把大家集合起来,告诉大家每个人的工分情况。

  因此其实那个时候的记分员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职务,因为细分的人不单要按照实际情况记录好,每天出工人的名字和分数,还要扣掉那些不好好干活以及没来的人的工分。

  因此计分员需要做事情认真细致,而且还要能够忍受别人的质疑,在质疑当中能够很好的应对,并且不会因为别人的指责而感到委屈。

  因为有的社员好逸恶劳,不想吃力又想多得公分,这个时候他就会觉得计分员没有给他记足够的分是在针对他,他就会去找记分员,记分员一定要经得住社员的找茬。

  所以大家为了能得到足够的分布,管寒东腊月还是炎炎夏日,在三伏天的时候大家为了能够早点把活干完,不至于在中午的时候顶着烈日干活,基本上都是早上很早,差不多两三点钟的时候,太阳还没出来就起床开始干活了,太阳没有出来,虽然不像白天那么热,但是夜晚的蚊子确实很厉害的。

  人们穿着短袖短裤在地里面干活不但汗流浃背,而且身上也被蚊子叮的到处是包,即使是这样的情况,也比烈日当空干活要舒坦的多。

  那个时候干活可谓是和日出争分夺秒,但是由于地里的活很多,时间慢慢的流逝,最后太阳还是从云层里露出了头,太阳露出来之后气温就会很快升高了,大家都会非常的炎热,有的人的衣服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而有的人干脆会把短袖全部脱掉,光着脊背干活,即使这样浑身上下还是不停的冒汗,有的人脖子里搭了一条毛巾用来擦汗擦,到最后整个毛巾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使劲一拧也能拧出汗来。

  到了吃饭的时候,因为天气太炎热了,也有的人压根就没有胃口吃饭,跑到池塘里面钻在池塘里面纳凉。

  在农村里很多农活。是必须要在高温的天气里做的,因为植物生长需要高温的环境尤其像一些割稻子天气热了之后,农村里面就要抢收抢收,这样的活都是在大热天干的,因此农民们干活要顶着烈日,在大中午的时候,才能稍微休息两三个小时,等到日头稍微下去一点了,又要开始干活了。

  而中午休息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多么的舒服,因为外面太阳火辣辣的,而农村里大部分人家的房子基本上就是土,房子也没有什么隔温材料,因此屋子里面并没有多么的凉快和室外也差不多,大部分的人都是搬把椅子坐到树荫下面,因为相比于屋子里树荫下面还有些风,而屋子里就是闷热且不通风的,因此大家都愿意坐在树荫下,而不愿意待在屋里。

  树荫下面虽然有风,但是风裹着热气吹到人的身上,还是感觉到热浪滚滚,那人们能做的就是从井里打一些井水井水,因为是地下水,所以刚打上来的时候特别的凉快,人们喝着凉快的井水,以此来降温,同时手上拿着一把蒲扇不停的扇风,即使这样还是汗流浃背。

  休息大概3~4个小时,等中午的日头稍微偏细一些,大家又要开始下地干活了。

  在那个年代虽然下地干活特别的炎热,但是很少有人叫苦连天,也很少有人会说热的受不了,因为大家其实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且不只是一个人,是所有的人都是那样的劳作,不怕炎热,因此大家也都习惯了。

  那个时候很多生产队都会种西瓜而收获,西瓜是大家最开心的一件事情,采来的西瓜都会放在井水里面泡着西瓜泡凉之后,大家把西瓜一切抱着透心凉的西瓜大啃特啃,那种清凉和冰爽再带着西瓜的甜味,一下子就能让人特别的满足。

  等到夜晚降临的时候,大家都会早早的吃过晚饭,然后搬个板凳抱个凉席到外面纳凉去,爷爷说大家都喜欢抱着凉席睡到桥面上,因为桥面上有很大的河风。

  在夏天的晚上星星点点,村民们躺在凉席上摇着扑扇喝着凉水,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家常,不时的从河面上吹过一阵一阵的凉风,那样的日子倒也是十分的惬意。

  现在的人适应了。有空调的日子,天气稍微有点热就会受不了,如果有一天家里面停电了,没有空调,那感觉好像是过不下去了,很多人家里停电了之后,就会跑到外面商场里面蹭空调,实在不行还要花钱到宾馆开个房间,晚上才能睡得着觉,那只能说现在的人变得越来越娇惯了,六七十年代三伏天里也没有人喊热喊类的。

  其实我听过一句话觉得很有道理,人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苦说是受不了苦,其实只是还有没有到那个地步,人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也是特别能吃苦耐劳的,因此其实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三伏天里,大家并没有觉得像现在这样的热,而且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都只能靠凉风和井水来纳凉,因此对他们来讲,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个夏天,也谈不上怎么熬这一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