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主页 > 雷锋高手开奖结果 > 正文
羽生结弦:不和花滑说再见
日期:2022-08-02

  日本花样滑冰运动员、两届冬奥会男子单人滑冠军羽生结弦1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役。

  发布会上,羽生结弦宣布今后不再参加竞技比赛,但将继续做一名职业花样滑冰运动员。

  羽生结弦在2014年和2018年冬奥会上连续两次赢得男子单人滑冠军,在北京冬奥会上名列第四。

  2020年,25岁的羽生结弦夺下职业生涯的首枚四大洲锦标赛金牌,成为花样滑冰历史上包揽奥运会、世锦赛、大奖赛总决赛、四大洲锦标赛及世青赛、青年组总决赛等国际大赛男单项目金牌的超级全满贯第一人。

  也就是说,所有花滑男单选手可以拿的奖,羽生结弦已经全部收入囊中,且在职业生涯中,他曾19次打破世界纪录,长期“统治”冰场。

  今年5月27日,羽生结弦在日本千叶县幕张体育馆参加了一个表演赛,这是他在北京冬奥会后首次在冰场上公开亮相。

  而就在本月初,羽生结弦还暗示自己不会退役。当时他在日本滑冰协会网站上简短留言说:“本赛季我仍然会竭尽全力,争取实现更高的目标。”

  羽生结弦在世界范围内都拥有超高知名度,在许多人眼中,羽生结弦也许就是“花样滑冰”的代名词。

  2014年,羽生结弦代表日本参加了冬奥会,短节目获得101.45分打破男单世界纪录,自由滑得到178.64分,以总分280.09夺得了索契冬奥会花滑男单金牌。

  彼时他19岁,成为66年来最年轻的男单奥运金牌得主。同年3月,他又获得了世界锦标赛冠军,实现了奥运会、世锦赛、大奖赛总决赛的大满贯。

  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羽生结弦表演了阴阳师主题曲《晴明》,以总成绩317.85分的高分成功卫冕了奥运会冠军,成为66年来第一位蝉联冬奥会男单冠军的花滑选手。

  他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命运,对勇士低语:你无法抵御风暴。勇士低声回应:我就是风暴。”

  不只在日本,羽生结弦在亚洲乃至全球范围内都有着居高不下的人气。在中国,羽生结弦同样拥有大批粉丝。

  在陈滢看来,羽生结弦之所以如此受欢迎,正是因为他身上有着一种激励人心的力量。“奥运冠军对于日本来说是国民英雄,对于中国观众,很多从没有看过花滑的人,正是因为羽生结弦开始关注这个项目。很多青少年在碰到挫折的时候,能够从羽生的经历上获得力量,羽生身上的励志体育精神是可以鼓舞振奋青少年的正能量。”

  羽生结弦曾经用“一生悬命”来形容自己对于滑冰的态度。“一生悬命”是源自日本武士的一个日语短语,意思是:拼尽一生,用全部力量去做一件事。

  在2014年世界花滑中国大奖赛上海站现场,羽生结弦与闫涵在赛前热身时意外相撞。

  伤口流出的血顺着额头和下巴淌到颈间,形成了一抹鲜艳的红。教练认为他的伤势太过严重,继续上场比赛风险极大,断送运动生涯甚至危及生命都是可能发生的后果。

  只对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处理,羽生结弦便登场了。4分30秒的表演,他8次起跳,5次摔倒,每一次旋转跳离地面都令人揪心,最后一次摔倒后的起身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表演结束羽生结弦被搀离冰场后,他几乎瘫倒在了教练身上。

  赛后诊断,这次撞击造成了腹伤,羽生结弦确诊为脐尿管残余。网络上有过同样病历的人描述,“痛得快晕过去,像利刃刺入腹部翻搅”。

  2014年世界花滑中国大奖赛上海站,羽生结弦与闫涵在赛前热身时意外相撞。简单处理了伤口后,羽生结弦登场比赛

  就是在这样的疼痛下,羽生结弦选择坚持比赛,最终获得了银牌。这一场“血色魅影”亦是打动无数粉丝和观众。

  他也是在比赛中尝试多次数、不同类型四周跳的第一人。正是看到他的表演后,很多运动员才开始意识到,跳跃还有更多提高和突破的可能。

  知名花滑运动员如金博洋、陈巍、宇野昌磨等均是在他之后开始尝试完成高难度的4Lo(后外四周跳)、4F(后内点冰四周跳)、4Lz(勾手四周跳)等花滑技巧。

  2018年,在成功卫冕冬奥会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冠军后,羽生结弦便把目光瞄准了4A动作。

  4A,也就是阿克塞尔(Axel)四周跳,A就是阿克塞尔的简称,4表示的是四周。这个跳跃动作,需要选手起跳时向前滑行,用右足前外刃起跳,左足刀齿不点冰,在空中旋转1620度(四周半)后,左足后外刃落冰,右足不接触冰面,然后向后滑行。这是超越人体极限的动作,在花滑的历史中还从未有人攻克过。

  4A到底有多难?“像跳远选手,在跳出6米距离的同时,还要加上身体的转体”,在一次采访中,羽生结弦曾经这样描述。

  羽生结弦从2019年12月的花滑大奖赛总决赛的公开练习开始,曾多次在公开练习中挑战四周半跳跃的动作。去年12月的全日本花样滑冰锦标赛自由滑中,羽生结弦首次在比赛中挑战阿克塞尔四周跳,可惜动作未能成功完成。

  2022北京冬奥会上,羽生结弦能否实现三连冠以及成功挑战阿克塞尔四周跳(4A)都是外界关注的焦点。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的赛场,万众瞩目。此前短节目发挥失常以第8名晋级的羽生结弦,在自由滑中出场,第一个跳跃动作就是挑战前无古人的阿克塞尔四周跳(4A)。

  他深知“4A”并不能给他带来金牌——在国际滑联的赋分规则中,“4A”虽然排名第一,但仅比排名第二的动作高1分,靠这个动作远远无法弥补19分差距的鸿沟。

  随着自由滑选曲《与天共地》响起,羽生结弦腾空、旋转、在冰面上摔倒,最终获得第四名,无缘奖牌。不过同此前羽生结弦去年12月在全日本花样滑冰锦标赛自由滑所挑战的阿克塞尔四周跳相比,北京冬奥上的跳跃明显周数更足,更接近成功。

  2022年2月10日,日本选手羽生结弦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自由滑比赛中尝试阿克塞尔四周跳(拼接照片)。新华社记者 曹灿 摄

  赛后,网络上出现了国际滑联是否认定这个四周半跳的讨论,有人说认定四周半跳被成功跳出了,亦有人持不同的观点,令众多观众产生了疑问:到底这个四周半跳有没有被国际滑联认定?

  根据2022北京冬奥会官网发布的《裁判员对每位运动员的详细分数》,羽生结弦这个四周半跳被全部裁判打出-5分的执行分。同时,表上的四周半跳标了小于号,这是跳跃周数不足的体现,指选⼿在空中没有旋转够周数,一个小于号代表了少了90-180度。

  所以结合落冰时摔倒、负的执行分、跳跃周数不足等情况来看,羽生结弦本次在2022北京冬奥会赛场所跳的四周半跳,不能被认为是成功跳出。

  不过这是花样滑冰国际比赛《裁判员对每位运动员的详细分数》上第一次有“4A”这个跳跃动作出现,所以国际滑联所认证的是:这是国际花滑赛事史上第一个“阿克塞尔四周跳”的跳跃,即认定的是动作本身,而不是该动作成功。

  在赛后发布会上,羽生结弦透露,自己9岁时,就定下了要完成4A的目标,这些年来,这个目标一直激励着自己。虽然有粉丝劝他“与9岁的自己和解”,但羽生结弦没有放弃。

  “‘他’和我一起完成了跳跃。我感觉还是9岁的自己伸出了手拉起了我。在我很多年后再回首看这一个4A时,我还是可以说,羽生结弦的4A跳得很高,跳得很漂亮,我为自己感到自豪。”

  “转战职业花滑领域”是怎样一种概念?其实我们熟悉的花滑竞技赛事,比如冬奥会花滑比赛、世锦赛、四大洲赛等都是业余选手参加的一种常规冰上竞技比赛。而职业花滑选手几乎都是由业余选手退役后转入职业冰坛的。

  职业选手是以参加冰上表演赛来盈利为目的,他们在全球各地参加表演,从而带来商业收入。很多大家熟悉的花滑选手,比如俄罗斯名将普鲁申科、中国名将陈露都在退役后转为了职业选手。

  但由于包括年纪、体力等各种因素夹杂,花样滑冰的职业比赛技术水平明显低于业余选手参加的比赛。职业花滑比赛不像业余选手参加的比赛那样分为短节目和自由滑,而是技术节目、艺术节目。由于参赛者很多都是退役后的运动员,不再像昔日备战冬奥会、世锦赛那样进行系统性的竞技训练,所以技术难度和观赏性方面都不如业余选手参加的比赛。

  花滑业余选手收入并不高,所以很多花滑运动员转战职业花滑领域都是为了能增加收入。当年,“冰王子”普鲁申科退役后转战职业花滑时,就坦承和经济因素有关:“我已经赢得了所有冠军头衔,而且常年参赛让我感到有些累了。业余花滑选手收入不多,花样滑冰大奖赛的奖金也不高。成为职业花样滑冰选手,可以在世界各地参加商业演出,这能带来更多收入。”

  而作为花滑界的顶流,羽生结弦的收入同样超过了绝大多数花滑运动员,代言费是羽生结弦最大的收入来源。

  据日本机构nanasepn计算,2021年,羽生结弦年收入至少有8亿日元(约合4400万元人民币),其中6.7亿元为代言费,比赛奖金和补助仅1000万日元。在2021年度日本男艺人广告代言费用排行榜中,羽生结弦位列第9。此外,据ESPN报道,2019年,羽生结弦作为平昌冬奥会金牌得主,年收入高达1341万美元(约合9040万元人民币),在全球运动员中排名第70。

  据《21CBR》不完全统计,羽生结弦手握13家品牌代言,包括东和药品、怪物猎人、雪肌精化妆品,西铁城、潘婷、宝洁、味之素,乐天口香糖、乐天文件夹,乐天巧克力、法藤、东京西川寝具、巴林克斯等。

  除了代言,他的收入来源还包括商演、周边、版税、商业合作、比赛奖金等。以2019年发售的周边《羽生结弦“进化之时”》为例,其首周销量就达到2.8万张、超过了5年前的《羽生结弦“觉醒之时”》首周销量2.3万张。作为体育相关的蓝光作品的首周销量,也是历代最高销量。

  看起来不缺钱,但羽生结弦从年龄和伤病来说,可能已经很难继续在花滑竞技比赛中保持足够的竞争力。要想不和花滑说再见,转战职业花滑领域,以花滑商演为主可能是现在的羽生结弦最合理的一个决定。

  很多人都期待看到羽生演绎一场没有瑕疵的视听盛宴,因为他的艺术表现力俘获了太多人的心。花滑之美,是综合了视觉和听觉的音乐之美、舞蹈之美,让人们在一首歌的时间内为之倾倒。羽生可将此演绎到极致,让无数观众为之心醉。然而,他孤勇的挑战,却告诉人们——花样滑冰美的内核,仍然是体育之美。

  冠军永远不是体育的唯一意义。比挑战对手更重要的,是挑战自我,挑战自己所代表的人类极限。期待羽生结弦告别赛场后开启新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