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主页 > 香港醉红颜心水论法 > 正文
辽宁检方决定对周律师不批准逮捕案所反映的刑行衔接问题
日期:2022-01-13

  2021年7月31日,辽宁省盘锦市公安局大洼分局对周律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理由是涉嫌寻衅滋事罪。

  2021年9月30日夜间辽宁盘锦市人民检察院通报称:经审查,周筱赟、聂敏、滕若寒三人编造辽宁省公安厅已形成滕德荣不构成犯罪的结论,盘锦公安机关却立案侦查;公安机关对滕德荣案件侦查导致多家不相关企业被迫关停、濒临倒闭等虚假信息,由周筱赟、聂敏、滕若寒在信息网络上散布。三人上述行为虽然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但其后果尚未达到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程度。

  2021年9月30日,盘山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聂敏、周筱赟、滕若寒不批准逮捕。

  公安机关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并刑拘后,会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人民检察院在收到提请批准逮捕书后的七日之内对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案件进行审查,对不符合逮捕条件的犯罪嫌疑人,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盘山检察机关发挥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能,对这起案件的不批准逮捕体现了检察制度的设置重要性。

  检察机关经过审查案件后,对不构成刑事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没有逮捕必要的犯罪嫌疑人将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三人上述行为虽然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但其后果尚未达到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程度。因此,检察机关认为上述三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检察机关认为,周筱赟、聂敏编造虚假信息在网络上散布并指使滕若寒在网络上散布,以此向办案单位施压干扰诉讼的行为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依法保障律师诉讼权利和规范律师参与庭审活动的通知》有关规定。

  同时,公安机关在侦查中还发现,周筱赟私自向滕若寒收取律师费以外的大额费用,聂敏帮助周筱赟进行资金转移与支付,二人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律师执业管理办法》关于禁止私自收费的相关规定。周筱赟私自收费后逃避税收监管,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关于缴纳个人所得税的相关规定。

  通报中,检方建议公安机关将周筱赟、聂敏违反律师执业的行为移交二人所在地司法行政部门、律师协会处理,对周筱赟逃避税收监管的行为移送税务机关处理。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七条违法行为涉嫌犯罪的,行政机关应当及时将案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依法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或者免予刑事处罚,但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司法机关应当及时将案件移送有关行政机关。

  行政处罚实施机关与司法机关之间应当加强协调配合,建立健全案件移送制度,加强证据材料移交、接收衔接,完善案件处理信息通报机制。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宪法和法律委员会2021年1月20日《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修订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指出:有的常委委员、地方、专家学者和社会公众建议完善行政处罚和刑事司法衔接机制,推动解决案件移送中的问题。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增加以下规定:一是对依法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或者免予刑事处罚,但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司法机关应当及时将案件移送有关行政机关。二是行政处罚实施机关与司法机关之间应当加强协调配合,建立健全案件移送制度,加强证据材料移交、接收衔接,完善案件处理信息通报机制。三是违法行为构成犯罪判处罚金的,行政机关尚未给予当事人罚款的,不再给予罚款。

  本起案件的程序是没有问题的,但就是对刑事转行政程序的,要不要对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依法保障律师诉讼权利和规范律师参与庭审活动的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律师执业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的事实和定性进行公开通报。或许这值得商榷。

  行政首次判断权原则近年来被国内行政法学者引入,并在行政法学理论研究与审判实务中得到应用。

  政首次判断权原则是指法院在司法审查的过程中,对行政机关在其专业领域和自由裁量范围内的判断予以尊重,认可行政机关对行政事务优先判断及处理的权利; 对于行政机关职权范围内未予判断处理的事项,法院不代替行政机关做出决定,应待行政机关先行处理后,法院再对其作出的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

  行政首次判断权原则来源于日本行政诉讼法中的“行政机关首次判断权理论”,而该日本行政法学传统理论又深受美国行政诉讼相关理论的影响。一段时间以来,我国行政权力过于强势的现实存在,加之民众对司法监督的期待不断提升,我国学者普遍强调法院对行政机关的制衡,而忽略了对行政机关首次判断权问题的研究。

  司法实务中出现了采用行政首次判断权理念进行裁判的相关案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在其公布的赵树金诉上海市杨浦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信息公开的指导案例中指出,“法院应当尽量避免以司法意志取代行政机关的基本判断权和首次判断权”。最高人民法院在公布全国法院政府信息公开十大案例时也两次使用了“行政首次判断权”的表述。

  因此,从当事人权益保护以及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角色出发,对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依法保障律师诉讼权利和规范律师参与庭审活动的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律师执业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的事实和定性进行公开通报,检察机关的类似做法有可能会导致行政机关在后续处理的中立性。